黎何

而我只是过路人。

【关周】约法三章

#关周
   约法三章

老关和周儿的三次约法三章。
预计三章完
一章一次时间线断裂x

————————————————
one-

      关宏峰仰头看了看时钟,皱起眉头端了桌上的水杯到嘴边半刻,一口没喝又放回原处,终是起身缓步走到门口。
    
     门嘎吱一开,倚在门上的人一个不稳就向后仰,差点儿倒进关宏峰怀里,好一个趔趄才站住了脚,手里边夹着的烟本就燃长了烟灰,经这一晃更是落在手背上。
   
    “操……”那人低骂一声,然后一边甩着手一边抬起头来,从半长的大波浪刘海儿里投来个尴尬歉意的目光:“老关…对不住啊,我这儿没注意。”
     
      关宏峰瞥他一眼,没说话,单是双手插到外衣兜里走到走廊对面,伸手敲敲窗户旁边还算显眼的标志牌,禁止吸烟 。“周巡,这么大字儿摆着,看不见?”
  
      周巡低头看看烟,扔到地下一脚踩灭了又顺脚踢到了门缝的角落里,完事儿挠挠脑袋抬头冲关宏峰一笑。“那个…老关,我来找你报道的。”周巡自己都觉得自己脸上发烧,找人家报道在门口磨磨唧唧的不乐意进去,靠着门儿抽口烟下下决心吧,还差点儿栽人怀里。
   
   
      这他妈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说实话,周巡打见到这个没比自己大两岁还顶着一张又奶又白的脸的关宏峰那天起,就从没想过自己要在他手底下做事。也就在昨天,晚上,十几个钟头之前,关宏峰顶着这张脸对他说,要想继续干,明儿找他去报道。
    
   “要想继续干刑警,明天找我来报道。”嘿?这话?当时周巡就笑了。
   
     他周巡这时候可狂,烟酒不离手的,拳打这个脚踢那个,那是全世界都不屌。那张脸对他来说,太没说服力。尽管那是市里头拔出来的苗子,警界里边儿算是“家喻户晓”的关宏峰。
    
     于是周巡叼着牙签,一双桃花眼笑的很好看,也笑的很欠揍,问:“我凭什么跟你混啊?”
      
     
      “因为你没得选。”
       周巡还是笑,一手捂着脸,到最后分不清是干笑还是苦笑。操,这关宏峰也太他妈耿直了。
       但他说的一点儿没错。
       他周巡,没得选。

      看看他现在,浑身上下最值钱的是拳头,最不值钱的也是拳头。气血方刚过了头就是一点就着,直接导致拳头总是冲在理智前面出现。可惜拳头上没再长个脑子,不然在打人之前,也能想得到这握拳的手到时候要抓着笔写多少字儿的检讨。开始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想过后果,但是那些犯了事儿还嬉皮笑脸无所谓的面孔让他反感过了度。他觉得他有义务用拳头帮那些表情拽不兮兮的人“整整容”。他不屑于和那些宵小之徒 无耻之辈打交道。
    
     周巡觉得自己挺正义的。尽管正义的人不可避免的受了处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可能是见得案子多了,见的所谓“社会败类”多了,周巡觉得,这个世界真他妈让人绝望。每天一下班拎着个酒瓶子当解药,喝的不省人事倒在床上什么也不知道,日复一日。他觉得这样挺好的,第二天起来宿醉留下的头昏脑涨总能让他找着点儿存在感。这样的“人民警察”肯定入不了领导的眼,那会儿,刘长永正准备把他直接沉到地区派出所完事儿。
    
     直到昨天晚上遇上了关宏峰。
   
     也唯独那晚,周巡认真的想了想他这到底是正义,还是根本就是给怠惰找了一好听的说辞。
    
     他想,他周巡是谁啊,凭什么就这么完了啊。

    于是他现在正站在关宏峰面前,笔直的站姿配一标准的敬礼。
    “原长丰支队刑警警员,周巡,向您报道!”
    
      关宏峰看着眼前这人,身板儿挺拔没了昨天的酒气看着也精神不少。他波澜不惊的脸上翘了翘嘴角。
     “第一,跟着我,就收着点儿脾气,别一遇事儿就和火药桶似的。
       第二,不许打架,办案的时候先过过脑子。我看了你的档案,能力和成绩都很出色,你会成为一个好警察。
       第三,上班,就不许喝酒,不许抽烟。就这样。”

     周巡挑了挑眉毛,一声关老师叫的特别自觉。“关老师……这才第一天啊就给我约法三章了?能不能找我商量商量再说?”
       关宏峰看他一眼,“没得商量。”
      
    “嘿,这昨天也没见你这么不好说话啊不是?”周巡嘿嘿一乐,把昨天的事儿牵出来当挡箭牌。昨天可真是,堂堂刑警队的一把手关宏峰让一卖簸箕的老太太给诈了五十块钱,这说出去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啧,别说,昨天关宏峰那奶不兮兮的脸下边儿还围着一条丑不拉几的紫色围巾,看着是挺好欺负的。
     
    “昨天好说话,是因为要解决问题,今天不好说话,也是要解决问题。”关宏峰顿了顿,探手过去把桌角儿的案卷摊到面前才抬起头来好整以暇看着周巡“你的问题比较严重。”
     
    “嗨……这不是打算在您这儿改过自新呢么,组织总得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啊。”周巡撩了撩挂不住溜到眼前的刘海儿,一双好看的眼睛有神的几乎带光。
      
     关宏峰看见他的手背红了一块,之前进门儿的时候给烟灰烫的。关宏峰抬抬下巴,问他:“手没事儿吧。”
      
    “没事儿,大老爷们儿家的这能算什么。”周巡闻言把手抬起来放到嘴边吹口凉气儿又大喇喇的甩甩“谢谢关老师关心了啊。”
   
    “嗯,以后要是实在想抽了,来我办公室抽。”关宏峰低下头继续看他的卷,给了周巡这许可之后又皱皱眉头补了一句“抽的时候把窗户打开,烟灰给我收拾干净了,不准多抽。”
    
  “哎,得嘞。”周巡没想到关宏峰会这么说,没想到老关还挺够意思的。他应下就帮关宏峰去技术队跑腿去了。一路走还一路笑。
   
      他这时候还不知道关宏峰不喜欢烟味儿。
      
      今天天气不错,关宏峰在办公室里坐着,他看见屋外阳光正好打在窗台边儿新摆的抽芽儿的绿色植物上。
    
       挺好的,他想。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