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何

而我只是过路人。

【关周】约法三章(2

#关周
    约法三章
   关于老关和周儿的三次约法三章。第二次。
   一章一次,时间线断裂x
   约法三章外带周儿难产的一次表白,糖渣子x
   部分内容和原剧原著有点儿出入。

——————————————————

 
two-

       “操,这他妈的哪儿来这么多尸块!”发胶顺在耳后的卷毛都差点儿让这震天吼的声音给颤下来,周巡抓着对讲机,一手不耐的把地图摊在牧马人的前擎盖上,火气要多大有多大。
      “师父,您别着急、就…就在这儿”小汪拿着马克笔在地图上圈出抛尸地所在位置,还不忘安抚即将尥蹶子的驴。
       这才几天不到,案子进展不多,尸块找了一堆。法医室那两具还没全乎呢,这倒有有新的了,这样下去,法医室都他妈得改成停尸间!
      周巡烦躁的抓抓头发,干脆把即将挂不住的刘海儿顺下来,上车奔着抛尸地去了。

       高亚楠简练利落把尸检报告交代清楚,合了文件夹看着这二位。
       关宏峰双手插兜站定,两个口袋各自露一截儿黑色皮手套。他看着尸体,脸上还是那副标准的扑克老K,无视了周巡询问的目光,不说话。
      “咳…”周巡咳一声,想引起他的注意。“老关,你怎么看。”
        周巡知道关宏峰没走神儿,可奈何他就是不说话,周巡无奈,只得再次开口。
        “老关?”

       关宏峰动了,他摘了手套,自顾自先往外走。“走,我们出去谈。”

        周巡从衣兜里掏了根烟,点上。身后是个禁止吸烟的牌子,和十五年前那块儿一模一样。
      
        可又的确不是当初那个了。
     
      原来那块在支队装修翻新的时候就给摘了。有话说物是人非,这早就物不是了,人非没非,倒还不知道。
 
        半掩百叶窗挤进的光束透过烟雾缭绕的迷蒙打在周巡的低垂的睫毛上,遮蔽了目光。
     
      好看,关宏峰不只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半拉徒弟长得好看。
      
      周巡抽烟,关宏峰就看着他抽,十几年的相处让他俩默契的沉默。各怀心思。周巡不是个耐心温吞的,忍不了和他的关老师慢慢磨,先开了口“你这也算对老搭档落井下石了吧?我以为你还是原来那个有正义感的老刑警。”
      “我也以为你是原来那个好兄弟。”
      “行了,开条件吧。”周巡懒得掰扯,又猛吸一口烟。
      
      关宏峰也没废话,就直说。“我要看我弟的案卷,现场勘验记录,尸检报告,监控录像,证人证词……跟他案子有关的,一个不漏我都要看。”
     “给你看这些……这雷我可背不动。”
     “无所谓,我不强求,但你要知道,有的雷远在天边,有的近在几个小时。一会儿出现新的尸块,我看你怎么办。”他拿准了周巡会同意,加重砝码。“我可以在24小时内破案。”

     周巡垂着头思索片刻,把烟在窗台上狠狠摁灭,声音却平静“好,我答应你,但我要约法三章。第一,你只能在我办公室里看卷,不准拍照不准复印不准向其他人提起这卷的内容。第二,你看完以后要把你的推断告诉我。第三,不只是这个案子,以后我手头有难办的案子,你都得随叫随到。没有编制,没有工资,没有警察职权,只能以支队顾问的身份协助破案。”他顿一顿,“要是有一点儿没做到,那就当今天的谈话没发生过。”

      关宏峰对上周巡的目光,没人知道谁是正直的警察。“好,我也要约法三章。你不是已经派了个小丫头片子跟着我了吗,其他的警力就别浪费了。还有,知道我为什么搬家吗?以后别在我们家门口安监控摄像头。你派来盯着我的那几个人,都省省吧。”
    “话都到这份上了,不答应也没意思了。”周巡看到衣领儿上沾了点烟灰,他伸手弹掉。“上头给我两天时间,你要真能在24小时之内破案,还算我立了功了。”


     
     “老关,就知道你靠谱,这案子还真就让你破了。”周巡嘿了一声,一手搭上关宏峰的肩,“不愧是老关啊,这脑子真不是盖的。”
     
      关宏峰扭身过来。周巡在他肩上的手滑下来,尴尬的落在空中。
     “我要看卷。”
   
      周巡一愣,压低声线:“卷会给你看的,现在不是时候。”
     
     关宏峰虚眯着眼睛打量他,像猜测他这话是真是假。周巡也打量关宏峰,他突然发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关宏峰那张奶不兮兮的脸落了条疤瘌,尽管当时他在。脸换了副模样,人呢。
     
      一个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人和流水都是会变的。

      是什么时候呢?周巡不清楚。

   周巡把目光移开的时候,关宏峰才点点头说,成。

  “行了老关,妥了。”周巡不想和他再提关于案子的事儿,但他觉得自己有话和他说。  “这都到饭点儿了,一会儿一起吃个饭吧。地方你定。”

     “嘿,我说你就带咱来这么一地方?”周巡摘了墨镜随手挂在白色里衫儿的领口上,四处打量了一下这个没什么特点名字却当当响的“大唐宫”,“都说了我请,你这给我省钱呢?”
    
      关老师不紧不慢寻了处位子坐下,鼻腔里哼出来个气音,毫不留情的揭穿他“我还不知道你?出门儿身上都不超过二百块钱的。”听了这话周巡嘻嘻哈哈的辩解自己这叫节俭,差点儿把艰苦奋斗的社会主义价值观都给关宏峰重新讲一遍。其实鬼都明白,忽略了抽烟衣服买零食的钱,他倒也勉强算得上节省。
     
     “哎,老关,你是真挺喜欢这儿的面哈,我记得这都多少年了,你就好这口。”周巡用桌沿儿把筷子磕齐,专心致志对付那碗油泼面,还招呼老板来了半打啤的。
    
     关宏峰皱了皱眉,没管。
    
     周巡扭身从隔壁桌探过来个起子,起了两瓶儿,推一瓶给对面的人,也不管他喝不喝,径自仰着脖子先灌了两口。

       
   汤很浓,菜很得味,也有酒。只是谁也没有再说话。
  
   一个埋头吃饭,一个仰头灌酒。

     
      关宏峰不是不想管,他刚要开口又不知道摆出个什么身份来管。以前可以是师父,可以是上司,现在他一个没编制的顾问,凭哪点儿管着一支队长?他当然可以用朋友的身份去劝,可他偏偏最不乐意和周巡做朋友。那种平平淡淡不逾矩,进不能进又无可退的朋友关系,太磨人。关宏峰知道自己想要的不止这个。那就当鸵鸟吧。反正这几天事情到底是多,周巡可能也压力大,让他喝点全当减压了。
    
      周巡拿着酒瓶子对准了嘴灌,他知道老关不喝酒,也不喜欢他喝酒。但是有些话不借借酒劲儿还真说不出口。周巡觉得心里一有事儿就借酒消愁啥的太幼稚,但这酒也的确是好东西,就算啤酒他也喝不大醉吧,倒也能让那血往上冲冲,冲的头脑一热,他就能把快烂在肚里的那些话一吐为快了。可能这些话不说比说了强,说了还不知道能得到什么反应,理智总提醒他管住嘴,可心里好像就有只猫似的一直挠他,挠的他心口直痒。
    
      周巡越喝越来劲,干脆又上了瓶儿二锅头。他头一次,没在老关皱眉的神情里犯怂,举着酒瓶子打个酒嗝,断断续续的絮叨开了。
    
     “老关……老关啊,你说咱这……有十五年了吧。”周巡一手撑着发红的脸,直直看着关宏峰,可他十五年都没看清。“我跟你说,这十五年…没有你,没有你关宏峰…对,没有你关宏峰就没我周巡的今天…!”
    
     “周巡,你喝醉了。”关宏峰避讳了周巡醉意朦胧的眼睛,伸手去拿周巡手里的酒瓶。周巡抬高胳膊,他抓了个空。微凉的空气从指缝流走,怅然的好像他真的失去了什么。周巡把酒瓶子往桌上啪的一立,气势汹汹还有点儿赌气的意思。“别管我!十五年了我哪次没听你的……?凭什么老子要让你牵着鼻子走啊?啊?”周巡傻笑两声,又好像突然没了脾气,整个人都伏在桌子上,声音却突然高了八度。“还他妈不是因为…因为我…”
    “算了……”
      
     周巡断片儿前,决定把话烂在肚子里。
     再后面的事儿,一概不知也罢。

    
     关宏峰看着失了意识的周巡,无奈叹了口气儿,掏出手机给外街准备交接的倒霉弟弟发条短信说不用交接了。又走过去给他披上外套,再把自己肩上挂着的围巾给他围好。
   
    这家伙说喝酒太热,把外套脱了个干净,现在还不是暖和的天气,回去以后不免要着凉。
     
    在周围食客的频频侧目中,关宏峰结了账,抱起这醉鬼把他往外挪。路上灯火算亮,关宏峰没什么大碍。低头看肩膀上耷拉的那个脑袋乖顺的出奇,刘海儿垂下来蹭到睫毛,惹得人不耐烦的扭扭脑袋。他突然想起十五年前别别扭扭不愿意进门报道的那个周巡。
    “你自己都说十五年了,十五年前约好的事,你也没全须全尾的做下来。”

     

    
    “咱们的账,以后一笔一笔,慢慢算。”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