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何

而我只是过路人。

【关周】约法三章 番外 (车)

约法三章是个短篇,就是突然想开车xxx

第三次里提到的戒烟梗,
经验不足注意避雷
六千字有点长车在后面
(超)轻微训诫预警xxx
关于一边…咳咳一边回忆约法三章和警察守则xxx

-——————————————

        周巡出院有一个礼拜了,不过还没敢去支队报道。一是支队顾局那边不给批,二是家里关当家的不给批。顾局这儿倒是好说,软磨硬泡都成,可关宏峰没那么好糊弄,再说这次本来就是自己理亏了,哪还敢嚷嚷着现在就要回支队蹦哒?

         因为养伤,不能多动唤,不能回支队,零食控制着还被禁了烟。周巡对关宏峰含蓄且委婉的提出了对此事的真知灼见,主要中心思想就是“他周巡就没受过这种委屈”。不过关宏峰拒绝了,还提出了每天一杯牛奶有助身体恢复的建设性建议。

第二天周巡对着杯奶眉头皱的死紧,说老关一点儿不晓得什么叫从善如流。

        关宏峰很难得的没和周巡讲一堆大道理,只是拿了公文包去学校上课,临关门还叮嘱周巡要是不好好喝完那奶,今天份的零食就别想了。

        操。周巡看着关上的门撇撇嘴角,真他妈暴君。

        于是周巡成功在家里闲得长了毛。x



        没办法,有的时候人闲下来,就总得搞点儿动静。周大队长可不能例外。

       这天孝顺徒弟小汪提着东西过来看师父。无聊得书都快盯出洞来的周巡这下开心了。这臭小子,算是没白疼他。

        小汪知道师父好了个八九,但奈何有人管他师父管的严,平常周巡在队里爱胡喝海塞的那些东西都没敢带,带的都是点补的。在听到周巡三句带俩“他妈”的倾诉完自己“窘迫”的生活现状后,小汪还是深表同情的“师父……我说你这家庭地位不成啊?”

       “去你的…!老关这也是为我好,但我这体格儿自己心里有数,这么着有点小题大作了吧。”周巡暴躁的把自己陷进沙发里,颓然的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想到什么似的把目光转向徒弟。

       “汪儿?帮师父个忙?”

         小汪太知道自家师父现在打的是什么算盘了,不自主往后挪“诶……不是师父,您还是别了……吧?就我加你俩人真不够在关队跟前蹦哒的。”

       “嘿?我说你这胳膊肘往外拐呢?欠收拾了?”什么叫蹦哒?要说关宏峰是他师父,那他周巡也是个孙猴子,没带箍儿的那种!

      “师父,你这让发现了,关队不得……宰了我啊?”小汪畏首畏尾不敢领命。

       “少给老子废话!给我买条烟去,不想想咱是干什么的,这点子事儿还瞒不过去?”周巡胸有成竹自信满满。

        ……

         最后那条蓝利群还是到了周巡手里头,送走了徒弟以后,周大队长用了自己十来年积累的经验,连卧底的那套都拿出来使了,愣是把烟拆分隐藏得不着痕迹。起码他自己是那么认为的。

         周巡看了看表,老关回来还得俩小时。他站在阳台边上开了窗户吞云吐雾,眯起桃花眼仰头看看窗外快落的太阳,对着那抹还挂在窗边的火烧云发出满足的喟叹:

     “操……舒服。”



         今天早上关宏峰在阳台给多肉松土的时候里翻出来两个烟头,用头发丝儿想都明白是谁干的。关宏峰不动声色的把烟头扔了,要是现在找周巡“对证”,说不定他还会扯个给花草加点儿肥的蠢话来应付。而且周巡不可能就这么两根烟的家底儿吧?

    

       关宏峰扭身看了眼趴在床上划拉手机的周巡。

       再等等。关宏峰心想,好饭从来不怕晚,算账他也没必要赶早。

         于是相安无事的到了晚上。

      “诶,老关,我先洗澡去了啊?”烟瘾有点儿上来的周巡看了看老关,打算到浴室里快活一下。

         关宏峰正抱着本书,头也没抬只嗯了一声,等周巡浴室的门咔的一关,才从书里缓缓抬起头,对着浴室门眼神玩味。

         

        他把书放在桌子上,打算在现场收集一下证物。书在茶几上孤零零的躺着,书脊上几个幼圆粉描边儿的大字儿十分显眼。

       《孩子不乖怎么办?》

        开始的时候关宏峰的确打算拿这个育儿神作对付周巡,可现在周巡作死的能耐让他对书里感化教育什么的内容不屑一顾。对于不乖的周巡,关宏峰从来只评价三个字儿。

        太欠收拾。


走链: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03383652249997



  

        关宏峰给周巡清理完,把他塞进被子里裹了个严实。周巡累的眼皮打架,关宏峰在床边笑着拨弄两下他的睫毛。

        “周巡,你警察守则还没背完呢。”

          意识模糊要坠入梦乡的周巡嘟嘟囔囔的。

       “背你大爷……”

          关宏峰摇了摇头,抱着做梦都能骂人的徒弟也会周公去了。


          第二天一早,周巡以浑身酸痛为由挂在关宏峰身上起不来。

         反正也放假,关宏峰就任他赖着。

       “老关,你什么情况啊,整治人有一套了啊?还他妈让我罚站?”

      “书上说,站着有利于你反思错误。”

      “书?…这什么书?”周巡一头雾水。

     “你应该不感兴趣。”关宏峰伸手抓了把他的头发。“是育儿书籍。”

     “我靠,你他们这是把我当儿子了?”周巡坐起身来瞪大眼睛。

      “没有。”关宏峰把他拽回枕头边,严肃认真。“不过你要是想生,我没意见。”


(完)

————————————

嘘——遁了遁了xxx






评论(13)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