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何

而我只是过路人。

【关周】酒不醉人 /一发完

#关周

  算是娱乐圈AU
  教授关x艺人巡
  车…看情况可能会补,肾虚的厉害x
  可能有后续。

      星期四晚上周巡又在十二点以后回来,并且好像忘带了钥匙,就叮零咣当的敲门声来看,周巡喝醉了。如果不是这样,在书房里备课的关大教授,本来是不打算给他开门的。
    
      周巡这几年正值事业上升期,每部戏杀青以后都得去聚个餐,每次聚餐不免让人多灌点。如果不是关大教授时间不允许,这次也许就和他一起去了,关宏峰在场的话,周巡不敢多喝一杯。说起来,两人还是拍戏认识的。关宏峰是公安大学的教授,做过周巡一部刑侦剧的顾问,从那时候起,两个人就搅和在一起分也分不开了。没两年,曝光次数多了,性子急的周巡也就直接公开了,只不过没想到的是,舆论没预期的那么糟糕,很快得到了大家的接受。
    
      当关大教授收了书本笔墨从书桌前起身下楼渡到门口时,门外砸门似的响声和拖长声调的老关老关还是没个消停。关宏峰好整以暇的压上了门把手,预见性的往后退了一步,门整个打开后喷着酒气的人还是整个摔在了怀里。站在门口的小汪提着几袋子东西半尬不尬的咧咧嘴角扯出个笑来,要知道今天他从关老师这儿把人接走的时候,可是一再保证今天会看着周巡不让他喝酒的。他见关宏峰一臂承着人,一面探出头往门外看了看,赶忙接话 “关…关老师,放心吧,我一路上确认过了,没狗仔有跟着的。”他一手拎了袋子起来晃晃“这是整理过的粉丝来信。”
    
     关宏峰抬眼看他一眼,淡淡开口“好,东西给我吧,早点儿回去休息。”
    
    “诶。”小汪忙应一声,把那几个过分精致的纸袋交给了关宏峰。关宏峰正准备搂着人转身进屋,又被小汪叫住了“那……车上的礼物?”
    
      他本想让小汪一并提进来算了,可是怀里的人不安分的蹭动几下,就觉着有微凉的温软贴到了颈侧,然后带着酒气的鼻息又喷在耳边:“老关…老关……咱们睡…睡觉啊……”
    
     关宏峰一皱眉头,想也没想就抱着人转了身。“送你了。”
    
    “这…这不太合适吧关老师?”小汪冲着快磕上的门瞪大眼睛。
     
     “那就你先拿着,到时候再说。”砰的一声,门儿就闭了个严实。一阵风把小汪挂在脸上的笑吹的更不牢固,只得先开车打道回府 。
    
     于是平白被塞了一把狗粮的经纪人在无人的郊区路上开着自家艺人的车差点儿飚到一百八,他一边儿踩着油门一边哼着曲儿,暗自腹诽。这二位办事儿就这么着急?

     
      挂在关大教授身上的周巡现在正整个趴在沙发上,抱着个熊猫抱枕拉拉扯扯,用一脑袋毛在熊猫身上使劲儿蹭,然后捧着熊猫的脸眯长了眼睛看得认真,不多时他吞了吞口水,对着熊猫开口就是一通笑。
   “哈哈哈哈哈哈……老关啊,都让你…别…别熬夜了……你他妈…哈哈哈还不听,你看你这…黑 黑眼圈……都顶上……大熊猫了哈哈哈哈……”
    
       笑完了还挺奇怪“老关”为什么没给自己点反应,于是抱着熊猫的脑袋使劲儿亲了一口。
    
      而真正的关宏峰就端着杯醒酒茶站在他身后两步远的位置,看着周巡把原是给自己的吻都给了布偶熊猫。
     
      醉的真是不轻。关教授的脸更黑了,为免得醉鬼继续向熊猫献殷勤而冷落正主,关教授沉声开口 “周巡?”
     
     “诶…?”周巡茫然着扭头看见关教授本关正冷眼瞧着他。“俩…俩老关……?”他扭头又看一眼那熊猫,从沙发上猛的爬起来“操…这个老关怎么变成熊猫了……?”
     
      关宏峰白眼都懒得翻了,只希望这位能安生一会儿。给他灌了醒酒汤,关宏峰去给他洗点水果来,回了点儿神的周巡就抱着熊猫抱枕冲着茶几上那几个袋子发呆。
    
    “老关……那是什么东西?能吃啊……?”周巡冲关宏峰一笑,伸手就去抓桌上的袋子,关宏峰也没办法,只得把袋子里塞满的粉丝来信都抽出来给他看。
     
    “不是吃的,是你的粉丝来信。”关宏峰呼噜了一把周巡散乱的头发,坐在他身边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醉鬼笨拙的拆了信封看来信。
     
      周巡现在还不太清醒,看着满信纸的字儿只觉着是密密麻麻的蚂蚁爬,但那占了半张信纸,被描成彩色的四个大字儿—— 我喜欢你,周巡还是看懂了。
      于是他一连拆了几封信,专找这几个字儿,找到了就嘿嘿傻乐。然后举着信纸得意洋洋往关宏峰身边一靠。
    “老关!我跟你说…她们……她们都说喜欢我!哈哈哈哈哈哈都喜欢我……!”周巡醉醺醺的张牙舞爪,几张带着香味儿的粉色信纸都快怼到关宏峰脸上去了 ,关宏峰自然看见了那几个张扬大字儿。
      
     关宏峰实在不想和醉酒的周巡计较这些,但鼻腔里漫着的信纸上的香味儿都开始泛酸,看着周巡兴高采烈的说别人喜欢他,嘿嘿傻乐嘴角咧得快到了耳根子,就好像有人在他心上浇了瓶汽水儿,酸得厉害还滋溜溜直冒泡。
    
     耳不听心不烦,关宏峰干脆打开了电视转移注意。
    
     好巧不巧,电视上某档娱乐节目正播着周巡新戏粉丝探班的花絮采访。
    

    一大波粉丝站成围成一圈儿,把周巡围在里边儿,叽叽喳喳的送礼物递照片要签名。周巡摆个迷人微笑,签名合影的要求都好脾气的照单全收,一双桃花眼含情带笑的冲人小姑娘放电,压低了嗓音笑,说着谢谢,我也爱你们之类的话,怎么听怎么撩人。
    
    关宏峰面无表情的看,周巡没注意电视,坐在一边研究关宏峰的脸。
    
    周巡挺奇怪的。于是戳戳关宏峰的脸。
    
    “关公的脸怎么不是红的……是黑的……哈哈哈哈哈哈老关你是包公……包宏峰哈哈哈哈哈哈!”
     关宏峰没好气儿的把给人改名窜姓的周巡的爪子扒拉开,刚准备带人洗漱睡觉,电视里传来的声音又把关宏峰的注意吸引过去。
     

     “周巡他特别帅!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man爆了!”小姑娘激动的脸蛋发红,对着话筒声儿都是颤的。
       关宏峰扭头看一眼,行走的荷尔蒙正抱着熊猫公仔抓着粉色信纸笑的跟个三岁儿童似的。
    
      “周巡……!他对粉丝什么时候都那么绅士那么优雅!男友力max的暖男!”
       关宏峰看见,优雅的周巡正举着茶杯当是酒,甩甩头发一仰头。 “来——干!”

       “周巡,我,我要给他生猴子!”
    
       关宏峰嘴角抽了抽,扭头再看的时候,周巡也注意到了电视,他正指着电视冲关宏峰笑“老关……哈哈哈哈哈哈她要…给我生…生猴子,她们都喜欢我……哈哈哈”
     
       妈的。关宏峰起身把电视插头拔了,架起沙发上的周巡连拖带拽往卧室走。
   
      周巡不明所以的圈住关宏峰的脖子,酒气儿直往人耳际乱喷。
      “老关,关教授…关老师…你也要和我生猴子啊……?”
      关大教授把人推倒在床上,在他因酒精作用泛红的颈侧吻咬一口。
    
      对,我们来生猴子。

     

      周巡拍戏一连三四个月,关宏峰每周只能探班一两次,不免冷落了情事。三四个月没怎么开过荤的关教授这天晚上耕耘得格外辛勤。

       周巡第二天下午才悠悠转醒,宿醉外带纵欲的滋味儿可不好受,忍着腰酸头痛的周巡握住关宏峰正抚弄他头发的手指。
      
      “老关……昨儿晚上你怎么我了?趁我喝醉打了我一顿是怎么……我这都快散了……”
      
     关教授抽出手指,把周巡整只手握在掌心,目光没从那本《犯罪心理》上移开半寸,开口只蹦出四个字。“酒后乱性。”
     
    我靠……周巡把手抽出来,本想撑起来和这个衣冠禽兽怒目相对,可惜腰不太给面子,周巡重新跌回床上,气的直嚷嚷 。
     
       “……那是我喝醉了,又不是你!我他妈哭着求你上我了?”
      
      “我也醉了。”关宏峰想起昨晚周巡让自己折腾的直哼哼着给他生猴子,唇角就忍不住上挑,他在周巡蓬乱的发顶轻吻一下。
   
      “周巡,酒不醉人的。”

end.



评论(9)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