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何

而我只是过路人。

【小关周】隐性告白 (校园AU)


又名…… 小关爷要搞对象x

      

       初春的温度还没起来,但今儿的日头格外好,舍了午休出去打球的关宏宇和周巡拎着外套前后脚走进空无一人的教学楼。

       
        关宏宇把球往地下一摔,眼看着球往上蹦了老高也没去接,抬肘撞了撞周巡肩膀:“诶……你说哥们儿这可怎么办啊?你看人一个个都成双成对儿的。”周巡翻个白眼儿,一伸胳膊把尚在空中的篮球揽到腰侧。“可得了吧,别人成双成对,你小子成伙成群都不是问题。”
     
     这已经是今天第五次关宏宇向自己抱怨他没有对象了。
    
      按理说这事儿不该是困扰关宏宇的问题。关宏宇谁啊?长得好看打球也不错,社交能力还强,满世界的(狐)朋(狗)友,还有个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年级第一双胞胎哥哥关宏峰,光这些就让他攒足了目光,更关键的是关宏宇会撩会来事儿啊,全年级多少小姑娘让他给迷的五迷三道的,外校的都搁校门口蹲他呢。 都这样的了,跟他说自己缺对象?呵,周巡觉得关宏宇纯属放屁,对他的话更是嗤之以鼻。

      见周巡又没怎么搭理他,关宏宇只好闷着声儿的跟在人后头往上走,他快两步过去揽上了周巡的肩膀“诶,上课还早着,哥们儿给你出买瓶儿……”
     “啧。”
    
       关宏宇让他一声儿意味深长的啧打断了,扭头看见周巡正往上看着,关宏宇一探脑袋顺着他目光看上去。楼梯口那儿有一小姑娘正躲墙根儿偷瞄他俩,眼瞧着被发现了马上就溜了,只留了两声儿小姑娘清脆带点羞涩的笑。
    
       关宏宇抖了下嘴角,继而偏头看着周巡甩锅。“你看看啊,什么世道,都有人偷看你了!”
       周巡头也没回的上楼,语气悠闲得像看戏“看谁不是我说了算啊,你心里没点数儿?”
       周巡抬眼看了看这楼的年级牌儿,高一。哟,他冲关宏宇吹了个口哨儿, “可以啊你,名声在外啊。人才高一你都不放过啊?”
   
        ……关宏宇沉默了一阵儿,想起来裤兜儿里还剩一块士力架,掏出来扯了包装就塞周巡嘴里了。“一天到晚叭叭叭的,补充点能量别一会儿没劲儿说话了你。”
    
        关宏宇怕周巡炸毛尥蹶子踢他,说完就自个儿往楼上跑。周巡在他身后乐了,手里的球顺着关宏宇的方向就砸过去,巧克力撑鼓了他腮帮子,只冒了一句含混着的笑骂出来。“就他妈属你最能说,有脸说我啊?”
   
     他曲了指节蹭蹭嘴角留下的巧克力,笑着迈开腿跟上去。
      “嘿,还挺甜。”

    
      今儿恰好周五。下午第一节课周巡燥得不行,物理实验课复习实验,他把做实验用的小铁球儿抓两个在手里边翻着手腕来回转,就像小区门口晨练的大爷握着俩核桃那样玩儿。
       周巡一个反手抛,差点儿就要抓住那俩在空中碰撞的铁球了,坐在他身侧的关宏宇一根手指捅了捅周巡的后腰,传来一张纸条。周巡一个分神,俩小球啪叽在地上摔出巨响四处乱滚,有一颗很有面子的滚到了发量堪忧的物理老师脚边。
    
       沉默中全班同学集体给周巡行了个注目礼,只是那目光有点儿像默哀。
    
       秃顶的老师转头过来用目光询问着这是哪位干的好事儿。周巡扭头瞪关宏宇一眼,咬着牙认命的把手一举,特自觉的拿了书就往门外走。走到门口还顺走了坐在第一排的高亚楠的魔方出去玩儿,换了高亚楠一个白眼儿。同在第一排的周舒桐看着那边儿眼巴巴瞅着门外的关宏宇捂着嘴偷笑:“一看就是关宏宇干的好事儿,他俩下课是不是得打起来啊?” 高亚楠往那看了一眼,把笔记本翻到下一页才不慌不忙开口。“不会,应该是关宏宇单方面被打。”

      关宏宇闷闷不乐的把那张纸条儿攥手里拉扯着玩,十分钟往门口看了三百回了,坐在他斜后方忍无可忍的关宏峰拍拍他弟肩膀“听课,下课再说。”于是关宏宇总算安生了点儿。
       其实也就是把探着身子瞧改成了趴桌子上瞧。

      下了课关宏宇已经趴桌上睡着了,在外边儿站着玩了一节课魔方的周巡听了老师的训才给放回来。周巡歪着脑袋扯过来关宏宇手里的纸条儿,刚看一眼就气的想抽关宏宇,人都气势汹汹站起来了可还是没忍心把他叫醒。
纸条上字儿不多。才九个字儿。
                    —— 周巡,我怎么没对象啊。
          
      后边儿还画了一个丑不拉几歪歪扭扭特有辨识度的火柴人。
      周巡把纸条揉了个团儿又塞关宏宇手里了,心想着 活该你没对象。

      
        关宏峰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摇了摇头就又埋进数学练习册里了。关宏宇可真够让人操心的,平时跟小姑娘怎么都能闹个热热闹闹的,偏就栽在周巡身上了。关宏峰想,自己这傻弟弟的情商就是个函数,在定义域[女生,周巡]里单调递减。
     
       关宏宇喜欢周巡这事儿,关宏峰,高亚楠,周舒桐什么的都知道,一群人经常一块扎堆儿玩,偏把周巡蒙的滴水不漏的。
     
      说起来这俩人还有点意思,高一的时候整个年级一栋楼,开学没俩星期周巡就占领了一二层,关宏宇就在三四层风生水起的。结果两拨势力最后还有点儿水火不容的架势。那年的年级球赛上,关宏宇和周巡正式交了手,很愉快的把联谊球赛升级成打架斗殴。关宏宇俩眼圈黑了一周,周巡鼻子里卫生纸塞了整个下午。从那以后谁见了谁也没个好脸色。对于看戏的同学们来说,最精彩的就是到了高二分了班,这两个割据势力的头目给分到一个班了。本以为又得刮一阵血雨腥风,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俩突然就冰释前嫌化敌为友了。关宏峰问关宏宇,关宏宇也就是傻乐什么都不说。
     
       后来他们还成了同桌, 追关宏宇的小姑娘特多,经常送零食送早饭的,关宏宇看也不看先让周巡挑,大多数吃的最后全便宜周巡了。有一次关宏宇自个儿卖了袋儿奶糖,想给周巡又不太好意思,就混在零食堆里,想让周巡一起拿了去。结果周巡乐乐呵呵什么都笑纳了偏就不要那奶糖。
       关宏宇突然有点儿委屈,问他为什么啊,怎么你就不吃他呢,他会不高兴的你知道吗?
       周巡眉毛一高一低的挑着,看了看莫名其妙的替一袋子糖诉说心事的关宏宇,然后拎起来那袋糖往关宏宇怀里一拍。 你吃吧啊,爷赏你的,奶不兮兮的……
      
          以前和周巡同班的高亚楠告诉关宏宇,周巡不喜欢奶油奶茶奶糖等等一切奶不兮兮的东西。高亚楠说,那驴没踢你不错了。
       关宏宇差点出师未捷身先死。好在这次以后,他悄悄送的鱼干牛肉泡面薯片,都成功偷渡到周巡肚子里去了。
       最近关宏宇沉不住气儿了,说要跟周巡摊个牌,找了几个玩的好的给他当参谋,口号喊的特洪亮,可真要上的时候怂的还是他。
       于是只能天天在周巡跟前叨叨对象对象对象的。高亚楠翻个白眼,说你这没用,还招人烦。关宏宇梗着个脖子,特理直气壮。美其名曰这是他计划第一部,先给周巡建立个心理暗示,到时候步步紧逼一击必杀。  这时候关宏峰从书里抬起头来,看着他弟弟沉默了半晌,然后面无表情憋出来俩字。放屁。
         周舒桐他们几个笑的肆无忌惮。
         于是关宏宇真觉得自己有点儿挫败了。

-    

    

         关宏宇还没醒,他在梦里咂咂嘴。
       “ 操。周巡…你真他妈好看……”
       “啥玩意儿……?”坐在他旁边儿的周巡吓得手里的牛肉干都掉了。他弯腰下去把牛肉干捡起来,心疼了半秒就隔空扔到教室角落的垃圾桶里了。周巡不慌不忙又往嘴里叼一块儿,一转身半个身子就伏在关宏峰桌上了。“哟……关老师这都写到哪儿了啊,咱还没留作业呢吧?”
   
        关宏峰头也没抬,任周巡瞎叫,把周巡胳膊底下压的练习册的一角抽出来,轻描淡写嗯一声。
       他想了想,还是开口。“周巡,要借吗?”
      
      “嗨……没有没有,我就是想问问你,你弟最近没受什么刺激吧?”周巡一摆手,把下巴搁胳膊上看关宏峰写作业。“他最近老念叨要找对象,诶,你管管他啊,小小年纪学人家早恋。”
       关宏峰握笔的手顿了顿,本来没想管这事儿,但是这次亲弟好像太不上道。
      “周巡,宏宇要是再和你这么说,你就告诉他,你给他当媳妇,他肯定没话说了。”
         关宏峰说的情真意切,还真有点儿正经帮忙的意思。周巡虽然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关宏宇是在语文课上被一阵背书声吵醒的,他这儿还迷瞪着呢,就探手抓住那边儿给关宏峰背课文的周巡的胳膊。没睡醒似的带着鼻音就哼出来了。
     “周巡……你说我怎么没对象啊……啊?”
      
        周巡背书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看看胳膊上还搭着的关宏宇的手,正准备把他甩下去,就看见关宏峰给他使了个眼色。
       噢……噢噢,对!周巡一拍脑袋,想起来了。他抓着关宏宇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挪开。
     “行了行了啊,你小子要以后找不着对象,老子给你当媳妇儿行不行?”

       关宏宇愣了半秒,从困意里捞了个清明回来。他冲周巡眨眨眼,随即开口叫了个震天响。
        “媳妇儿——!”

TBC……吧。
半甜不甜的,下文随缘。

评论(20)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