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何

而我只是过路人。

【小关周】取暖 短打

就是个,过过小日子的摸鱼。
      

     
      早上六点钟, 关宏宇提着烙饼油条豆腐脑,晃晃悠悠地从电梯里出来,装着吃食的塑料袋子都跟着颤。  他吹着口哨,边掏着钥匙,往锁孔里捅了八回楞是没捅进去。
    
     还真不是关宏宇太嘚瑟。是这天儿太他妈冷了。再就是因为,他大早上出门,楞了吧唧只穿了短裤T恤。

     
     关宏宇一进屋就轻手轻脚的,极其罕见没喊人邀个功讨个吻啥的。拎着的早饭搁餐桌上了,关宏宇又是哈气又是搓手的,进了卧室就瞅见床上被子里那团挪了个姿势,连脑袋都找不着在哪儿了,只看见一截光裸小腿从被窝里探出来。
    

     他家支队长昨儿晚上才得了空回来,软磨硬泡着跟顾局要了几天假,还找了隔壁赵馨诚帮忙看着,谁知道好好儿的国庆假期愣是让案子给搅和了,带着人玩儿一圈的计划也只得搁置下来。本想着昨晚上该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可惜周警官为人民服务劳累过度,挨枕头就着,挥金如土似的不把那一刻千金放在眼里。他看了眼被窝,又瞅了巴巴望着他的关宏宇,当即决定牺牲小关爷的个人利益。
   

      关宏宇觉得自个儿在哪儿都不像亲的。
   
     他笑了声儿,握着那节脚踝给重新塞到被窝里,指尖无意间勾着了他脚踝上的红绳,手偏不老实还想往里走,哪儿暖和往哪儿摸。
  
    周巡让人手上的凉气儿一激,不耐烦地蹬了蹬腿儿,眼睛还没睁开呢,迷迷糊糊张嘴就骂。  “我操!抽什么风,凉手他妈往哪儿搁呢?”关宏宇没让踢着,手还在人小腿上挂着,干脆又往上捏了把屁股,颇有点得寸进尺的意味。嘴上倒是解释着想征得周巡的人性化服务。“我这不是冷吗,暖和。”
    
    “屁吧”周巡哼一声儿,把被子裹紧了翻个身,直接屁股冲着关宏宇。“冻死老子你就开心了。”
     
    “嘿?得……睡吧睡吧。”关宏宇撇撇嘴,把手收回来想去加件衣服。周巡觉着他把手移开了反倒睁了眼,从被窝里钻出个毛脑袋来。“诶,哪儿去?滚进来,给你暖暖。”
    
     “嘿哟。”关宏宇咧嘴一笑,麻溜儿地蹬了拖鞋挤上床“还是我媳妇儿通情达理。”
     
      周巡早都习惯了关宏宇见天儿的扯皮,哼笑一声儿翻了个身任身后的人抱着了,其实这偶尔一次休假,能赖在床上跟他打打嘴炮也挺好,也乐意看关宏宇每回单抱着又不能干啥,那副狼吃不着肉似的样儿。
    
      吃不着是吃不着,把猎物搂怀里撩拨戏弄也能算一大乐趣,可惜这猎物炸毛的时候手劲儿有点大,把关宏宇的腕子攥得生疼,还捎带着恐吓“手起开,少给老子得寸进尺。”
     
     睡睡睡,就特么知道睡。 关宏宇撇撇嘴,倒也是老实了不少,刚让凉气儿给激了,现在愣是睡不着了。这人一睡不着就乐意瞎想,没多大会儿就又贴到周巡耳朵旁边儿去了。 “诶周儿,你听过一歌儿叫 取暖 的吗。”
    
     周巡从鼻子里边儿哼出来一声儿算是应了,关宏宇也不管他听不听,就只顾着自个儿说自个儿的,“有句词儿,什么来着,我们拥抱着就能取暖,我们……我们干啥来着?”
   
     “瞎他妈文艺啥啊,老实睡觉的”周巡显得极其不耐烦,但不妨碍他嘴角也多了点儿笑意,这歌他是听过的,只不过那时候他警校还没毕业。

       周巡想了想,往身后关宏宇怀里边儿又靠了靠。
      “我们依偎着就能生存,行了,搂紧点儿。”
      
    

“周儿,你那个没搁辣椒,你这几天上火上得脑门儿上都起疙瘩了。”

“行行行,甭念叨了,不就一疙瘩吗……诶,我要那个,操,你跟我抢啥啊!”

“叫哥?”

“…不叫,滚蛋。”

Fin.

评论(1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