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何

而我只是过路人。

【小关周】合理解决/pwp

哈…哈哈……
还是…屏蔽了。
走链。

       早上临出门儿的时候,关宏宇跟嘱咐周巡说早点儿回来,有个惊喜。 周巡乐呵着晃晃手里的车钥匙,嘿,你就爱卖这关子。
      
      其实他心里知道关宏宇说的是什么 。 今儿是关宏宇和周巡的两周年。
  
       关宏宇总爱搞些个小浪漫,那天早早儿的回家歇着张罗了一桌子的周巡爱吃的菜,还认认真真的在两盆外卖点来的麻小儿旁边点了两根蜡烛。
      周大队长那天案子棘手,烛光晚餐也没福消受。那犯罪嫌疑人糟蹋了好几个中学还没毕业的孩子,被害人的家长们哭哭啼啼,围观的群众们指指点点,吵嚷得本就一肚子火气的周巡满脑子苍蝇飞似的烦。 直到那个被上了铐子还西装革履道貌岸然的变态把目光往支队长身上绕了一圈,然后下流的吹了段口哨。 支队长不再忍着火气,上去三拳两脚把人揍得眼斜鼻子歪的。关宏峰拉住周巡,语气平淡的跟他说再打下去又是五千字儿的检讨,周巡这才停手。那变态嚷嚷着要起诉,周巡不耐烦的一拨刘海儿,过去扯着那人的领带团了一团塞他嘴里,往那人身后狠狠补了一脚,骂。他妈的,给你上了狗链子还瞎叫唤。
      
        周支队长的火气一天没消,审人的时候又差点儿打起来。全都完事儿以后才有功夫掏出来震了一天的手机看看。三十多条短信,十多个未接来电,还不算他自己挂了的那几个,都是关宏宇的。周巡想起来这天好像是他俩两周年的纪念日,一看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半个钟头了。而关宏宇的最后一通电话是十一点五十九打的。周巡没敢再耽搁,在深夜无人的公路上疲劳驾驶还玩儿飙车,一点之前赶到了家门口。
    
       周巡一摸裤兜儿,坏了,没揣钥匙。深夜楼道里人民警察在外边儿噼里啪啦敲了半天门,把隔壁都吵醒了,门里的良好市民关宏宇愣是没个反应。周巡的脾气蹭蹭往上涨,晚回家的那点儿愧疚让因为没关紧窗户而漏进来的夜风吹的是消失殆尽。操他妈的,老子招谁惹谁了?这么晚回家还进不了家门儿。什么世道。    周巡正准备踹门儿走人的时候,门儿开了。面色不善的关宏宇身上冒着热气儿,显然刚从被窝里爬起来,手里边抓着的手机还亮着屏,聊天界面开着,因为不断来的新消息震动个不停。
      
       周巡一看更火大,老子他妈的忙死忙活出现场,你凌晨两点多在家跟别人撩骚?去你妈的吧。周巡忍着没说出来,怼开关宏宇就往屋里走,直截了当往沙发上大爷一样一瘫,不动唤了。
     
       关宏宇没搞清楚周巡是为啥这么理直气壮,明明被放鸽子的人是自己,现在倒是他脸更臭一点儿。嘿,合着他辛辛苦苦准备这么长时间,人看都不看一眼?火气腾的往上一冲,成吧,你不搭理我,也甭指望我搭理你了,看谁耗得起谁。关宏宇拉开餐桌前的椅子往上一坐,给周巡留个严严实实的背影。
       

【小关周】合理解决 /pwp | 黎何 https://zine.la/article/9087184407a348aa92cfd6480a0d24a4/

评论(20)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