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何

而我只是过路人。

【复问】无可逃/NC17

画家x白问

烂尾,大半夜果然敲不出好东西。

链走评

      李问知道画家是个什么样的人。

      精明,义气,成熟,原则大过人情。虽算不上喜怒不定,但他也知道,这种人还是少招惹得好。

      可他始终看不透吴复生。或许他看到了,只是看不懂。他想像避开画家一样避开吴复生,保持适当的距离。免得对面是只笑面的老虎,一不留神,自己就会被吞吃入腹。

      可惜,不管是画家还是吴复生,他从未避开过。他不去招惹,不代表人不会主动找来。

       说实话,也没什么不好的。

        画家器重他,吴复生关照他,那种关照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偏爱。他连自己和阮文的事都很上心,给他买下一家度假酒店,要他重新追回她。这种偏爱起了些异样,李问觉得自己像是在一个封闭房间的角落蜷缩,赤裸,一丝不挂,而其他各处都是吴复生,一览无遗后还要控制才罢休。真是怪人。

评论(6)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