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何

而我只是过路人。

【小关周】柠檬可乐/校园AU

儿童节的xx产物。晚了…就是懒的。
设定同 隐性告白 也算番外。
说白了就是大龄儿童结伴过六一的事儿

        这周注定是挺不平常的一周。
      
        西伯利亚的蝴蝶没乱扇翅膀,不可抗力没四处作怪,各路明星没提前步入婚礼殿堂,稳步上升的物价没更上一层楼,就连秃顶的物理老师这周也格外友好。
      
         但是。
      
         这周关宏宇燥得可不平常,比如今天早上,这已经是周巡第六次想跟关宏宇干架了。
       
         周巡拎着书包哼着曲儿刚从后门进来,就让关宏宇在身后一个熊抱,一声儿媳妇儿叫得是千回百转。周巡没注意让人给吓了一跳,也不知道是自己没站稳还是关宏宇力气太大,周巡往前一扑直接趴桌子上了。这一趴不要紧,主要是关宏宇也跟着趴了,就压在周巡背上,俩手还各自攥着周巡一只手腕。当前桌的高亚楠翻了个白眼儿,后桌的关宏峰咳嗽了两声,周巡才发现这个姿势好像挺不对劲儿的。
      
        “……操你的关宏宇!给老子起来!”周巡狠着劲儿就想翻身,不出所料被摁死了,可能打架这事,关宏宇还真是比他强点儿。
        “嘿,媳妇儿你倒是轻点儿啊”关宏宇逮着机会起身,往后退了八丈远,免得遭受家暴。
        周巡一起身,上去就在关宏宇胳膊上拍一巴掌“你他妈再叫?”
         “诶,周儿周儿周儿,错了错了。”关宏宇一边儿躲一边儿笑,一屁股坐在自个儿座位上往后一躺,连周巡都椅子也一并占了。
       
         周巡刚要发作,关宏宇就拽着周巡都手晃悠着起来了,从包里摸了条巧克力出来往周巡手里一塞,嬉皮笑脸嚷嚷 “媳妇儿儿童节快乐!”
        “兔崽子……”周巡愣了有半秒,嘟囔着坐下,他今儿出来的时候看了眼日历,好像还真是六月一号。关宏宇看周巡火气没了,自个儿倒也消停了,凑到周巡旁边儿枕着胳膊看他往嘴里塞巧克力,“诶,周儿,今儿哥们儿带你去寻找童年去。”周巡白眼一翻,撅了块巧克力塞关宏宇嘴里。“可得了吧,厉害的你,物理课上寻找童年?”关宏宇嘴里含着巧克力,含糊不清的还没听清说什么,就被收作业的关宏峰打断了“你俩的作业。”关宏峰看了看一起转头看他的俩人,把视线移开了点儿“顺便,注意点儿影响。”

        
           也是。
          自从关宏宇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怼走了情敌掰弯了直男,把不开窍的周巡追到手以后,他俩就经常默契的在不经意间做点儿什么“爱心互动”。他俩可能是没注意到,不过以周舒桐为首的一众小女生可注意到了,不管什么时候,总喜欢捂着嘴瞅着他俩傻乐。
     
         猖狂,太猖狂了。

       

         下午四点多,周巡支着胳膊昏昏欲睡,他打算只要一个下课铃,就立马趴那儿睡了。
         门外楼道口的高挂着的金属机械受时间支配开始发出震耳的振动嗡鸣。
        
          谢天谢地,下课了。

         可惜周巡还没挨着桌面,就让关宏宇给拽起来了。“快点儿的周巡,咱该走了!”关宏宇一手拎着一个书包,还尽职尽责的把困懵了的周巡往外拽,等让他拽到楼梯口,周巡才清醒了点儿。
      
       “我操,干嘛啊你?”周巡揉着眼睛从关宏宇手里接了自己的书包“没放学呢吧?”
         “诶等不了放学了,咱俩快走,就两节自习了翘了没事儿。”关宏宇抓着周巡都肩帮他转了个身,推着他往楼下走“我跟后门儿看门大爷都打好招呼了。”
        “不是,咱这要去哪儿啊?”
        “市郊那边儿不是新开个方特吗,昨儿我就买了通票,去晚了就玩儿不了多少了。”
       
        翘课打球那是经常的事儿,翘课去游乐场还是头一回。关宏宇心里边儿乐呵,心想着这得算是约会吧,手就特不老实的揽上周巡的肩。
     
       “诶我说,”周巡抬肩顶了关宏宇一下,心里还惦记着晚上的周考。“咱晚上还考试,作业还一堆。”好歹快期末了,这时候怎么也得给班主任点儿面子了吧。
      
      “管他的呢,磨磨唧唧的干嘛啊,告儿你,今儿这作业不用写了,试也别考了,出什么事儿哥给你扛着。”关宏宇说这话的时候气势蹭蹭往上涨,心想着能怎么着啊。十六七小伙子的叛逆心膨胀得厉害,以至于出了校门儿他就把俩人书包扔绿化带里了。
     
       “我操,干嘛啊你?”周巡有点儿心疼,这书包刚换没一周,这肯定得沾不少土了。
       
       “你背着书包去啊?也不嫌累的,今儿放开了玩儿得了。”歪理儿就别指望说得过关宏宇,他一边说着丢不了,一边揽着周巡往外走。路上人还少着,关宏宇四处瞅了两眼,趁周巡没注意亲了他一下子。想亲的地方没亲着,吻落在离唇角还要偏下的地方。年少的亲吻浅尝辄止,混着低头时闻到衣领处皂角的香气,关宏宇自个儿脸都有点红,转过头不看周巡才敢咧着嘴明目张胆的笑,然后还强装老道稳了声线背着冲人招招手“胡茬又出来了,刮刮,扎人。”
       周巡勾着唇嘟囔一声儿操,指节蹭蹭关宏宇吻过的地方,是又冒了硬尖儿出来,仔细看还泛着淡青。其实周巡想蓄着,爷们儿。 班上男生大多都开始长胡子了,倒是关家两兄弟脸上愣是白白净净的,周巡一撇嘴,笑着调侃。“扎就别把脸往上怼,你看看你这,整个一小白脸儿。”
       
       关宏宇跨上自行车,转头笑“没有,是扎着人痒痒。”

        

        
        他俩骑车到了地方,日头已经有点儿西斜了,关宏宇抓着周巡手腕穿过人群往里走,直奔着最刺激的去。到了检票口了,关宏宇下意识往后探手找书包,什么都没探着,这才想起来书包已经给自个儿扔校门口绿化带里了。关宏宇一拍兜儿,瘪的,完犊子了,钱包也没拿。
        
      “怎么回事儿啊?”周巡看他哭丧着脸 ,双手插兜儿里摸不着头脑。“那什么,周儿,我票……和钱包 都在包里搁着呢……”关宏宇表情是真心实意的委屈了,哪有他这么倒霉的啊,领着媳妇儿出来玩儿,本来是万事俱备,他妈的随手一扔把万事都扔尽了。 周巡看他这样儿倒是乐了,插在兜儿里的双手齐齐往外一掏。“巧了,我钱包也在书包里。”
     
        关宏宇手揣兜儿一摸,摸出来五十块钱。得,好歹还有点儿 。可是这么五十块钱,能干什么啊?
     
      “那没事儿,”周巡无所谓的把手叠在脖子后边儿“就瞎逛呗,来都来了。”
     
        关宏宇挺不乐意,可是无奈也只有这么个办法了。
   
        关宏宇这会儿能偷偷抓着周巡的手挤在人群里,因为注意力全在手上,索性就跟着人群瞎晃悠,走哪儿算哪儿。明明连目的地都没有,关宏宇还非得紧紧周巡的手,转头说一声儿跟紧了,别到时候丢了。周巡看出来关宏宇的心思也当不明白,笑着不说话,也把关宏宇的手握紧点。
     
        关宏宇仗着自己长得高点儿,蹦起来去够高枝上的叶子,拽下来两片儿分给周巡一个,当口哨那么吹。遇到个人工湖,就捡了石头来打水漂玩儿。在湖边蹲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湖面上泛着的阳光偏偏在日落时开始刺眼,关宏宇蹲在周巡旁边儿,嘴上怨念的还是怎么自己就总比周巡少打两个。

        “周儿,饿不饿?”关宏宇拉着周巡的胳膊让自个儿站起来,他刚听见周巡的肚子打鼓来着。
        “饿是饿了。”周巡看看他“咱那钱够吃饭啊?”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是小时候关图安跟他说的,关宏宇记得那时候他爸正教育他怎么拿五毛的钢镚儿换一瓶橙子汽水。  这么十几年了,关宏宇头一回体会到这句话什么意思。最后他跟周巡晃悠到一冷饮店里,虽说没什么可吃的,喝能喝饱也是勉强可以的。周巡就坐在靠窗的地方,转头恰好能瞧见摩天轮,他撑着脑袋等关宏宇回来。
       
        “媳妇儿!”关宏宇端着东西坐在周巡对面,一时没忍住声儿叫的还挺大,引了不少人侧目。
        妈的……周巡一只手无奈捂上眼睛,忍住没把面前那份抹茶雪糕糊到关宏宇脸上。 周巡把勺子狠狠咬在嘴里压低声音“你他妈瞎叫什么?”
      “嗨…没有,我这不就是叫秃噜嘴了吗”关宏宇赖皮扯个笑,把大杯的柠檬可乐往周巡那儿一推。“诶,周儿,你不是喜欢喝这个吗?”
     
       是,周巡喜欢这个。他不喜欢奶不兮兮的东西,想让他碰点儿奶茶什么的相当于想找他打一架。柠檬可乐就不一样了,周巡记得老周在他小时候经常给他做。可乐冰镇好加上三五片儿鲜柠檬,可乐和柠檬混着偏酸,还带了点儿柠檬果皮的甘涩,气儿足的最好,气泡在口腔里包着舌头,一个一个破灭成二氧化碳连带着柠檬味儿也炸开,然后冰凉的趟进嗓子眼儿里,别提多舒坦了。
      
        周巡抓过来猛吸一口,才发现只有这么一杯,吸管也就一支,周巡开始还以为是钱不够了,直到关宏宇笑着让周巡喂他喝可乐的时候,周巡才反应过来他打的什么算盘。
      
        天擦黑了,摩天轮亮了灯。关宏宇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周巡对面坐到他身边,俩人分着你一口我一口的,柠檬可乐已经见了底儿。关宏宇半个身子靠在周巡身上,手越过周巡的肩膀在玻璃上划拉,然后小声地和周巡咬耳朵。“媳妇儿,你哈口气儿。”周巡往他划拉的那地方哈了口气儿,白雾显出个歪歪扭扭的巡字儿。“嘶,能写好看点儿吗?”周巡嫌弃一句,在旁边挨着写个宇字儿。俩字儿看上去半斤八两,倒还挺搭。关宏宇揽着周巡的肩,望着外边儿转动的摩天轮开始展望未来。
       
        关宏宇想说,以后他俩也要这样儿,坐在一起看夜景,喝同一杯柠檬可乐,到时候还得一起躺在湖边看星星,最好还能在摩天轮上接个吻。只是关宏宇还没说出口,周巡已经偏在他肩上睡着了。
     
        挺好,关宏宇想,然后笑着吻吻他入睡时安静眉眼。


     

        第二天一早,关宏宇和周巡都迟到了,昨儿逃课的事儿也被班主任抓了包。不过好在这几天班主任心情不错,没罚跑圈没写检讨,就让他俩在楼道里站一天。
        说实话,要是没有监控,二人世界还真挺好。

        课间操的档儿,关宏宇给打掩护,周巡跑出去到学校便利店买了一兜子零食回来,手上还提着杯柠檬可乐。
      
        周巡把袋子往底下一搁,两根儿吸管往里一插,递到关宏宇嘴边儿去“我昨儿看你也挺喜欢的。”
       
        关宏宇一挑眉毛,拔出来一根儿随手扔了,咬上吸管含混不清的笑。“这样儿的,我更喜欢。”
      

      

Fin.   

       
      
       

评论(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