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何

而我只是过路人。

【小关周】通话时间

phone  sex预警,慎点。
有关小关爷自我疏解……嗯。的故事。
引起不适绕行。

         关宏宇倚着吧台,半醉不醉的伸手去够摆在一边儿的格兰菲迪,指尖触到瓶颈,又发现酒瓶子又莫名离自己远了一段。
      
      “崔虎来帮忙,在库房住着。”刘音干脆把瓶子收走“少喝点儿。” 关宏宇把脑袋枕在胳膊上,抓着空杯子把玩,崔虎正在连廊里换灯泡,摇摆的身形透过凹凸的杯壁变了形。“瘦了嘿。”关宏宇笑一声儿“虎子住着跟我少喝点有什么关系。”
      
       刘音把杯子从他手里抽出来,头也没回去帮酒客倒酒“你喝醉了我也没地方收留你。”
       “嘿?”关宏宇直起身来“说得好像我无家可归似的。”刘音眉一挑,把杯橙汁儿推到他面前。“那我给你哥打电话?”关宏宇一口橙汁差点儿没呛出来,咳了几声直冲着人摆手“快算了吧姑奶奶,到时候又该叨叨我了。” 刘音没忍住笑,继续侃他“我说怎么周队不在,你就跟留守儿童似的啊,看着没人疼没人爱的。”

       
        关宏宇啧一声儿,还真是。
       
       打月初开始,周巡就跟个陀螺似的,白天黑夜连轴转。上周可算破了那几起杀人案,津港算是消停了点儿,周巡还没安稳两天呢,刚把觉补回来,就在那庆功宴的当儿,上边儿又来了电话把人给抽调到重案组去帮忙去了。得,这下好了,本来从家到支队就那几百米路,关宏宇想得紧了还能抽空去探个班,这下直接去了大西北了,鸿雁传书都传不了他小关爷的相思。
      
        还有燥意。
      
         关宏宇身体健康一大老爷们儿,各项指标正常,又不是和尚,那点儿需求还是有的。可他又不想和自个儿的五指姑娘打交道,这憋了都有半个多月了,他能不燥么。

        
         刘音看着他抱着臂轻笑,那模样还真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旁边儿的崔虎忙活完了,一边儿擦着汗一边儿往肚里灌饮料,灌完了一抹嘴: “宇…宇哥,你这都…成了望…望夫石,石了。”
      
        关宏宇把杯子一磕“嘿?我这叫望妻石。”
      
         音素是没法儿待了,四周打眼一看全是小年轻儿搂着调情,怎么看怎么辣眼睛。关宏宇起身嚷嚷着要回去,结果没走两步就打个趔趄。其实也没醉到哪儿去,但还是委屈了崔虎,刚干完活儿还得开车把人送回去。唯一捞着的好就是趁着关宏宇迷糊着把眼馋了好长时间的Brabus改装借走了。



链走评,挂了私戳。

评论(2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