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何

而我只是过路人。

黎何/26字母 A—D

A  argue

       
       争吵总好过沉默和热泪。
         
       玻璃樽碎片零落,无法重圆,不妨碍扫走扔掉,以新代之。之后吃饭饮水调情睡觉,照常。或许忘掉低吼和打砸的声响是两个人最显而易见的默契。
      
       紧握的拳,怒瞪的眼,牙齿死命相抵惹得青筋暴起也挡不住粗重喘息,甚至给无趣的生活加了调剂。比起沉默时虚渺的烟雾,和泪液干涸后留下的白色印迹,何宝荣更喜欢这样,任性地挑了争端,吵上半日等黎耀辉自行消气,或乖觉地撒个娇亦能了事。
     

          毁坏者总是拒不道歉。
        

B busy

       黎耀辉回到出租屋,何宝荣照例没躺在床上,那件夹克衫从衣橱中消失,翻卷的窗帘和衣柜单薄的木门一同吱呀。
      
       习惯了这点,他们总是各自忙碌。
      
       黎耀辉夜晚返工,忙着“晚安晚安,请进请进”。回到家中忙着睡眠,做饭下厨,打理出租屋的杂物。
      
       何宝荣在他返工后,忙着出街透气,在阿根廷街头踢走空瘪的易拉罐。当同黎耀辉在家时,则忙着独自无聊和试探打扰。

     
  
         苟且偷生脱苦海。
      
    
    
        
C  crazy

        何宝荣是典型的感性支配的动物,张扬而骄傲的享乐主义者,他肆意的玩世不恭,说收敛的课程总学不懂。
      
        玩乐是打消疲乏的,最划得来的方式。
      
        他热衷于四处奔走,招揽了一众目光,造一场盛宴,隔天也便忘记可爱的情人的脸。热衷于酒精烟草,借意放肆了言语,挑衅和碰撞,醒来看着旁侧空席并不寄望。热衷于沉浮透亮的冰球酒,节奏鲜明的音乐和舞步,暧昧不明的暖光和湿热的吐息在耳后。他挥霍般地纵容,祭奠了闹剧一场。可是没大所谓。
     
        年轻的灵魂愿为一切狂热。

D December

        黎耀辉是十二月。冷且冷静,干燥且干瘪,无趣又无聊。
   
        一年的末尾,像过早预知了结局,沉稳得过分安静,是淡然的也是不安的。冷空气就在周身凝聚了,怠惰厌倦,易失热情。
    
        能想象灰暗的天际线下,同样灰暗而苍白失色的水泥平地上,零落了旧的枯叶。可无奈十二月总有吸引力,安稳,清冷。
      
        清冷得想让人接近,以体温回暖,有擅自改造的嫌疑和快意。
      
         
          只但愿不负眼前满月。

评论

热度(21)

  1. 山川未名黎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