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何

而我只是过路人。

【小关周】追寻追巡

诶七夕小关周没粮也是惨案了。
私设,时间线别深究
甜不甜就这样了。

1
     
       
        关宏峰领着人出现在关宏宇卖碟的小地摊的时候,关宏宇是懵逼的。
       
       等他抬头看清他哥身边儿站的歪着脑袋冲他笑得狡黠的周巡,他突然一个激灵蹦起来,看看他哥又看看周巡,舌头打结嘴秃噜:“不是……那什么,哥,这…自,自愿的,你听我解释……”
      
     “不是自愿的还有人强迫你卖碟不成?” 关宏峰眉头一皱,打断了弟弟,又扭头冲着旁边儿的徒弟交代任务。“周巡,把东西收了。”
       
     “诶,得嘞关老师。”周巡低头弯腰把碟片都收拾进纸盒子里边儿,然后抬头冲着关宏宇笑出了声儿。
       
      关宏宇更傻眼,站那儿愣着只发出来一声儿带问号的啊。
       
      回去的时候关宏峰发觉车后座儿明明第一次见面的俩崽子压低了声儿不知道讨论什么,在收了他的眼刀之后俩人又开始用眼神交流。 
        
      于是关宏峰把目光从后视镜上移开,眼不见心不烦。

         

       可是谁他妈说的这是第一次见面。
         
    
      —“你小子还是个警察?”
           “昂。”
           “你是我哥徒弟?”
            “昂。”
           “诶呦我操,给哥们儿吓出心脏病了。”
             “昂。”

         “嘿?”关宏宇不乐意周巡每回就回他一个字儿,瞅了他哥一眼压低了声音。“你这当时那么能叫唤这会儿就剩昂了?”
       
       周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刚剃整齐的小平头没能给他微烫的脸遮半点儿羞。他拽紧了关宏宇铐子中间儿的链儿,咬着牙根儿控制音量。“少他妈废话,怎么着,以为小爷告你强 /奸?以前没少干这档子事儿吧。”
        
       关宏宇手腕上吃了疼,刚想往周巡大腿上抓,抬头就瞥见他哥用后视镜盯着他俩。关宏宇装模作样咳嗽一声,“那什么,哥,给根儿烟?”
       
     周巡绷着嘴角笑,从裤兜里摸出来烟盒给他点上。关宏宇打开车窗吐出来烟雾,窗外的风声喧闹一齐灌进来,给窃窃私语打掩护。“哥们儿那些都是你情我愿的,你这样儿的还是头一回。”
     
      周巡一个白眼儿翻上天,张嘴也臊他。“少放屁,行了,把心搁在肚子里。活儿还不错,留你有点用。”
      
   

2   
       
  
       那时候周巡刚毕业没两天,也不认识什么关宏峰,整天忙着和要各奔东西的哥们儿弟兄喝酒,不找摊儿坐着,就蹲在街口,一边喝一边侃豪情壮志。
      
       关宏宇和几个地头上的混子哥们儿在酒吧喝酒,喝得有点儿迷糊了才晃晃悠悠往外边儿走。酒吧出来不远的马路牙子上歪着个人,脚底下躺了一地的啤酒罐子。关宏宇一行路过的时候,不知有意无意,有人撞了他。于是醉鬼晃晃悠悠起来讨说法,关宏宇这边儿的都不是什么善茬儿,给惹急了什么都敢说,冲着周巡那张脸什么下流说什么。谁知道人歪头一乐呵,抬手随便一指,恰好就指着了一边抱着胳膊看戏的关宏宇。
      
      “别他妈就嘴上能耐啊,你,瞎他妈看什么呢,就你!跟小爷睡一觉,敢不敢?”
     
       关宏宇愣怔一会儿,一脸的莫名其妙,转而一想自己妞儿见多了,反正自己也不吃亏,就在一众狐朋狗友的哄闹下带人去路边儿小旅店开了房。
      
    
        关宏宇至今都记得他架着喝醉的周巡问前台买套子的时候前台那小姑娘的表情。 太他妈精彩了。
      
       第一次没经验,把脑子一起喝光了的周巡同志更是脱了裤子就让人往里塞,关宏宇风月场上混惯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用房间浴室免费的那种袋装沐浴露给周巡扩了张。要说真干上了也没那么容易,关宏宇趴在人身上算得上尽职尽责,捅两下还观察观察反应,找着了地方就杵着猛上,硬是干得周巡给嚎哑了嗓子。一次还不够,关宏宇一鼓作气把自己存的都给缴了。
    
        第二天早上周巡一醒了就看见关宏宇遛着鸟儿就从浴室出来了,当即卧槽了一声。腰疼屁股疼地回想起昨儿晚上的事儿,周巡气的想踹他,可惜身体条件不允许只得咬牙切齿看着关宏宇在那儿嘚瑟。最后关宏宇又照顾了周巡一天,打了车准备送周巡回去,周巡有点儿颤巍地坐进车里,扒着车窗户冲关宏宇咬牙“老子他妈的铁定报警!”
     
       不过当然是开玩笑的。
      
    
       等到后来周巡问他怎么那么能干呢,关宏宇每次都说“太浅了啊,不够哥们儿泄火的。”然后他就如愿以偿的看到周大队长红了脸,不过往往这时候他自己的屁股也得挨两脚。
       

3  
      

      本来性子就挺合,自从知道周巡和自己也算沾哥带故了,平时少不了来找周巡喝酒吃饭的,有时候俩人兴致都起来了还能在床上切磋切磋。
      
      关宏宇来找周巡的频率渐渐多得关宏峰以为弟弟是一起跟他上下班。
    
    “支队是什么地方?你成天往这儿跑,周巡不用工作?”
     关宏宇还是嬉皮笑脸瞎扯几句带过去。

       这时候的关宏峰还是太正直,后来他发现自己亲弟把自己徒弟按在他家沙发上亲的时候,关宏峰叹气,他早该想到这两个小兔崽子会滚到一起。
       
      有一回监控室新来的小警察叫住周巡。“诶周哥周哥!这几天我总看到一个人蹲咱们支队门口,要不就是靠着护栏抽烟,而且踩着点儿来,七点那会儿一准儿就到。”
     
       周巡舌尖抵在新长的智齿上,歪着脑袋想了想,笑了“嗨,没事儿,他今儿要是还来你就说我找他,然后请他去关队办公室喝个茶。”
       
      
       周巡已经快一周没按点儿下班了,关宏宇想着,一边仰着脑袋看天,擦黑的天上亮着几颗星星。他忽然想起今儿早上碰着个牛鼻子老道,说他红鸾星动,桃花必然是朵朵开,不过当中有碍,玄机给个十块钱就能破解。关宏宇心想,有碍个屁,老子桃花就没缺过。正张着嘴傻乐呵,突然被一个不认识大檐帽儿给拖进去了,说周巡找他。
       
       然后他就莫名其妙进了自家哥哥的办公室,挨了一通训才给放出来。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关宏宇摸了摸鼻尖,决定下次如果再碰上这种半仙儿,还是给个十块钱好了。
       

4         
      

      有了经验的关宏宇不再在门口蹲守,做回了自己的老本行,要么摆摊买碟,要么看人打群架的时候在边儿上凑个热闹。运气好的时候,还能从众多菜鸡中提出来当个幸运儿,独自坐在审讯室里跟周警官扯皮。后来刑侦这边儿案子多了,周巡也就不总上治安帮忙了,关宏宇这招儿也行不通了。
       
       不过没有什么能阻止关二爷的。
       
       他给周巡送饭送水送烟,用自己的人脉帮周巡找过线索,甚至还在现场帮周巡揍过一个重量级二百来斤凶犯。
     
       浑身是膘还拿着砍刀乱挥,本来这家伙输出也没那么强,可能就是手狠的玩不过拼命的,周巡挡得有点儿困难。赶巧关宏宇正搁巷口摊子上撸串,瞅见了就上,英雄救美,烧烤用的铁签子扎了那人一后背,刺猬似的。关宏宇去还的时候烧烤摊老板摆着手说不用不用,常来啊我请。关宏宇眉毛一挑,再给来五串儿腰子。
        
       那天晚上关宏宇含着周巡的耳垂跟他开玩笑,身下动作也没停。
        
     “周巡,你这四舍五入也算欠我条命了,怎么还啊?”
        谁知道周巡死抓着床单也有力气颤着声儿跟他贫。“怎么着?老子…操你他妈,慢,慢点儿……老子给你生一儿子够不够还?”
         完犊子,这一下子搞得关宏宇气血上涌,当然,周巡的腰也没多舒服。

     
       生儿子什么的当然都是瞎咧咧,但是那天晚上起,关宏宇就知道自己不是想和周巡保持纯洁的肉体关系了。什么狗屁兄弟情,那他妈是爱情。
     
      噢,他可能是忘了身体比思维先行的自己已经死乞白赖追着人家跑了好几个月了。

5
    
      
       到现在想起来当年这事儿,周巡总得一边笑关宏宇当时愣头青一个,一边凑过去在他的侧脸上盖个戳儿。
    
      这脸不像当年那张脸了,多了一条几厘米的疤。

      
        几年前关宏宇换上了他哥的衣服,用发胶把头发梳上去, 说话学他哥的语气,对着镜子控制着面部肌肉摆出他哥的表情,可就是不曾认认真真和自己划出来的刀疤打个招呼。
     
       213完事儿以后的一天晚上,关宏宇给套子打了结扔进垃圾桶里,然后抱起来困得眼皮打架的周巡去浴室清理。借着水汽周巡眯着眼睛抬手,用指腹把关宏宇脸上那条疤给描了个轮廓。语气像轻描淡写,“嘶,真他妈下得去手。”关宏宇就笑,牵着周巡的腕子握着亲亲他指尖,说早都不疼了,有条疤走路上都没人敢惹, 然后又给周巡裹了浴巾擦干了塞到被子里。
      
      等周巡睡着了,关宏宇就一个人看着天花板出神,他想起来当时追周巡的时候什么都干过,也想过装他哥混进去来着。谁知道后来,还真就有这么个机会让他正儿八经的装起来他哥了。想到这儿他笑了一声儿,把周巡往怀里搂搂,闭了眼睛也睡了。

6

     
      这天新来的小警察叫住要下班的周巡。“周队周队,我观察好几天了,总有一车,临下班那点儿就停咱们支队门口了,这不是犯罪分子蹲点儿呢吧。”
     
    “蹲个屁点儿,甭这儿瞎咧咧了,干活去。”周巡把手里文件往小警察手里一塞,甩了下刘海儿,觉着这场景有点儿似曾相识。
     
       周巡出了支队门到路边儿敲了敲犯罪分子的车窗户,然后开了车门坐上副驾驶。“犯罪分子今儿在门口等了多长时间啊?”
     
        关宏宇一边发动车子,偏头奇怪的瞥他一眼“什么玩意儿犯罪分子……诶对,你那车明儿就修好了,你下班去取去还是我给你开回来?”
    
       “嗨,没事儿,都成。今儿晚上什么安排?”周巡把车座放倒了躺着舒展筋骨,眼睛都不带睁的。
       “哥们儿带你吃好的去。”关宏宇探手给他调了调冷气风向。


  —“然后拳馆溜一圈儿?”
    “得,拳馆溜一圈儿去。”
     

Fin.

  

评论(17)

热度(63)